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您當前位置: 人文 >> 滇中人物
趙士麟:澄江人文蔚起的象征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03-01   進入社區    來源:玉溪網   點擊:0 ]

趙士麟故居從外面看很普通
趙士麟故居從外面看很普通

澄江城在歷史上曾經是澄江府城,至今已有400多年歷史。明隆慶四年(公元1570年),知府徐可久從舊城遷府治于鳳麓并在此建城,其后在清代到民國時期,澄江人文蔚起。清康熙時期曾歷任浙江、江蘇巡撫、吏部左侍郎等職,并在其任內做出很多善政的趙士麟便是其中的杰出人物。近日,記者來到趙士麟故里,在這座百年老城的歷史經緯中,探尋他的過往歲月,聆聽他的傳奇故事。

年幼投師華藏寺

由玉溪驅車前往澄江,經過2小時左右的車程,車子漸漸駛入“十里亭”。此地在古時位于澄江城外,作為地方官員和當地人迎來送往的場所,如今已改變了舊時的面貌,成為一個交通繁忙的地段。而在這數百年的日月交替中,唯一不變的,便是它的稱謂。

“十里亭”這個名字從車窗外一閃而過,誰又曾知曉,這里便是趙士麟的出生地呢?據了解,趙士麟,字麟伯,號玉峰,生于明崇禎二年(公元1629年),澄江府河陽(今澄江縣)一個清苦的鄉村讀書人之家。而趙氏先祖為河北人氏,后遷金陵(今南京)。先祖趙圣傳,精于理學,明永樂時來澄江府任府學教授,人稱“啟南先生”,主管教育、文化等,為澄江理學傳播的始祖人物。過世后,其后人定居澄江“十里亭”(今狗街子),于是世代為澄江人。

熟識澄江文史風貌的當地學者阮學才告訴記者:“趙圣傳死后,其家人變賣房產本想回到原籍,但在他們到達十里亭后,因兵亂,便在該地搭房而居。1629年,趙士麟便出生在了這里,并一直住到他考取功名外出做官。”

趙士麟出生后,其父趙文科以務農為業,母親龔氏死得早,繼母萬氏生一弟弟,不久父親又病故。因萬氏賢惠,守節不嫁,孤兒寡母生活十分困難。趙士麟在很小的時候便要挑著扁擔,走村串寨賣香油補貼家用。艱辛的生活,迫使他發奮讀書。求學心切的趙士麟,經常會到距家不遠的華藏寺醒覺和尚所設的私塾門前偷偷學習。這一來二去,他便被醒覺和尚發現了。據說,這醒覺和尚原是明朝遺臣,明朝滅亡后便在此削發為僧,除誦經參禪外,還開設了一家私塾。

醒覺和尚見年幼的趙士麟有求學的心思,便詢問其何方人士。在得知他是寒門子弟后,主動尋訪趙士麟繼母萬氏,愿免費收他入學。師從醒覺和尚后,趙士麟由于天資聰慧,經常得到醒覺和尚的夸獎,并在其鼓勵下更加發憤圖強。據了解,關于趙士麟在澄江讀書的地方,當地有兩種說法,一為華藏寺,二為寶華寺,廣為傳播的是華藏寺。

趙士麟草書軸(資料圖)
趙士麟草書軸(資料圖)

為官數載受重用

雖然家境清貧,生活艱辛,但經過多年的刻苦攻讀,人生的天平也逐漸向趙士麟傾斜。

據相關文獻記述,趙士麟經多年苦讀后,參加河陽縣考,名列第一。清順治十七年(公元1660年)庚子科中舉,康熙三年(公元1664年)甲辰科考取了進士。其后,他辭母到貴州平遠府任推官,從此離開了家鄉,踏入仕途。

而所謂“推官”,簡單來說就是一般訴訟的審判官員。在平遠任職期間,趙士麟以謀求地方安寧、百姓福祉為己任。那時,貴州發生的重大要案,都調派他參與審理,使其聲名遠播。

或許是因貴州當地百姓對他的認可,在其任推官不久后,清康熙七年(公元1668年),趙士麟又被調往直隸(今河北)容城縣任縣令。他認為要治理好地方,必須振興教育,以立志、辨學、正心為宗旨,教育民眾立志立德,勤奮讀書。由于容城當時政務偏廢,攤派苛刻,他到任后盡行革除,并刻碑文以示永遠遵守。同時,還發動民眾修繕文廟、城池、官廳、橋梁、道路等設施,并每年堅持濟孤賑貧,積極發展農桑,使人民不受饑寒。

趙士麟在容城6年,因治理有方,深得百姓的尊敬和愛戴。康熙帝知曉其政績后,于康熙十二年(公元1674年)將趙士麟從容城調到京城任文選司主事,升稽勛司員外郎、考功司郎中,不久晉升光祿寺少卿、鴻臚通政,再升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康熙帝以施瑯為福建水師提督,出兵攻臺,在澎湖大敗劉國軒所率領的鄭氏海軍,收復了臺灣。

臺灣收復后,如何加強中央對臺灣的管轄,自然成了那時朝廷上下討論的議題。此時的趙士麟也積極提出自己的治理辦法和見解,上書朝廷,認為:“臺灣去閩不遠,地方千里,雖所處遠近不同,皆可訓化也。宜仿廣東瓊州例而變通之,設一府兩縣以治其民。設一總兵以鎮臺灣,設一副將以鎮澎湖,以千里所產供駐防之需,柴草糧食,不可勝用,即稍有協濟餉項亦無幾,這樣沿海守汛之兵可減。”趙士麟上書所述,得到了康熙帝認可,并批交吏部會兵部照辦,促成了康熙帝臺灣收復后的決策。

為民解憂傳佳話

在如今澄江城的南正街上有一所老宅,這是趙士麟繼母萬氏居住過的房子,當地人習慣性地稱它為趙士麟故居。尋訪中記者得知,它曾被出售籌款,代民還債。而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事情要從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趙士麟任浙江巡撫時說起。當時,杭州地接西湖,市場繁盛,百貨雜陳。不少貧民常向駐防八旗兵官員借貸“印子錢”,用作小本經營。由于利上加利的盤剝,以致發生八旗兵軍官毆官、毆民的事件。聞訊后,康熙帝特旨嚴誅首惡,民欠債務由旗營將軍與浙江巡撫照市息結算。而此時,旗營債款達31萬兩,趙士麟感到十分棘手。熟悉澄江歷史的本地人龔映芬告訴記者:“正當趙士麟為此事憂慮的時候,突然接到其母萬氏的家書,說‘吳三桂叛亂,你弟弟被殺,我家祖籍金陵,現將澄江房產、田地盡數變賣,準備回籍與你相處’。讀信后,趙士麟覺得母親變賣房產、田地的錢款可代民償債,了結此案。于是,他便與旗營將軍商討償還事宜。”

其母萬氏得知事情原委后,同意了趙士麟的義舉,并將錢款送到軍營。旗營將軍見送來的銀子字號都是云南的,感慨道:“公如此仗義,我輩當助成盛德。”于是,讓利還本,后又減十分之六,共計5萬余兩。趙士麟發動當地官商捐款湊足此數,因負債關押的庶民也被釋放回家,得到百姓稱頌。

任浙江巡撫期間,除代民還債外,趙士麟還整頓浙江漕運,疏通水道,造福一方。杭州人稱頌歷代興修水利的名宦時常說:唐有白居易,宋有蘇東坡,清有趙士麟。

據說在抗戰期間,中山大學遷至澄江后,時任教育部長的陳立夫到澄江視察中山大學,還親自到趙士麟故居瞻仰。記者翻閱當地文獻,在其中找到了這樣的描述:一日,陳立夫因事來到澄江縣政府。縣長擺酒席宴請陳部長一行。席間,陳立夫說:“我是浙江人。康熙年間,你們澄江人趙士麟任浙江巡撫,為浙江人做了治河修城、代收營債、嚴肅法治等千秋好事。趙士麟離職十年后,浙江百姓一直懷念著他,除修史記載外,還在杭州孤山為他建蓋了趙公祠,雕塑了他的像,永志紀念。不知這位巡撫大人的家在哪里?還有沒有后人?我很想去瞻仰瞻仰他的故居。”隨后,縣長與地方鄉紳領著陳立夫到了南正街趙士麟故居。當時,房舍已賣給了張家,便由張家人領著陳立夫一行觀看。故居內除樓上有一塊匾額外,其家居用具、匾牌文書已不存在。陳立夫走出來時,感慨萬千地說:“趙公的故居沒有完好地保存下來,真可惜。大凡歷史上做了好事的人,老百姓千百年都不會忘記,你們不能忘記趙公!”

任浙江巡撫兩年后,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趙士麟調任江蘇巡撫,施行“恤刑獄、厘錢法、興水利、辦學校、獎孝悌、尚廉潔”的善政。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他被調回京城,升兵部督捕右侍郎,其后,升吏部右侍郎,轉左侍郎。他大膽推薦賢能,致使官員不敢徇私舞弊。

由于趙士麟自幼孝順,且為人正直、政績突出,康熙帝誥封其為特授光祿大夫,繼母萬氏為一品夫人。當老夫人百歲時,康熙帝認為“人生百歲,本是國家的祥瑞,何況出在大臣之家!”于是,御書“百歲”二字,賜給萬氏作為皇帝的壽禮,一時間,京城內外視為殊榮,地方官將這幅御書摹刻建為石質牌坊。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為官30多年的趙士麟病逝,享年70有余。

記者行走于南正街附近的街巷間,舊時趙士麟繼母萬氏的“百歲”石質牌坊已蕩然無存,且他一直在外為官,涉及澄江當地的往事不多,但只要提及他,當地人便能談論一番。在他們看來,趙士麟這個名字已然成了澄江人文蔚起的一種象征。(玉溪日報記者  顧世丹  文/圖)

編輯:蔣嬋雯
分享到:
相關鏈接
關注在玉溪微信
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