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您當前位置: 人文 >> 史海雜談
明代藝術大師徐渭與江川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03-18   進入社區    來源:玉溪網   點擊:0 ]

明代藝術大師徐渭,字文長,號青藤山人。他是明代后期杰出的書法家、畫家、詩人、戲曲家、散文家、駢文家、文學批評家,同時還是一位出色的軍事謀略家,他與解縉、楊慎合稱“明代三大才子”。在民間,經過幽默笑話、對聯故事、野史小說的演繹,“徐文長”早已成為一個婦孺皆知的名字。在我國藝術史上,他以草書的筆法入畫,開后世中國畫大寫意的先河,清初的“八大山人”、石濤,以及吳昌碩、齊白石等一批藝術大師都深受他的影響。很多讀者也許不知道,這位明代的大藝術家與玉溪江川有著千絲萬縷的血脈與情感聯系,他的一生深受兩位江川籍母親的影響。

徐渭自畫像(資料圖
徐渭自畫像(資料圖

徐鍯中舉由黔入滇

徐渭是浙江山陰人,奇怪的是,他的父親徐鍯的籍貫卻在貴州。從徐渭的詩文中,我們約略可以知道,徐家祖上居住在山陰,是書香世家,但數百年間徐氏子孫中卻沒有一個中過進士,這是徐渭引以為憾的地方。

在明洪武初年,浙江山陰徐姓有一支族人被貶到遙遠的夜郎,即貴州龍里衛,秦漢時期這里屬于夜郎國的疆域。龍里衛,是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設置的,治所舊址在今貴州省龍里縣縣城。徐渭的祖上在龍里衛的籍貫是軍籍,他的父親叫徐鍯,字克平,平生喜歡竹子,從他的號“竹庵主人”也能看出來。他從小就隨父親在貴州戍邊,長大后在龍里衛上學。這有點像現代社會的高考移民,貴州的教育不發達,在這里參加科舉考試,考中的概率會比較高。

根據清代的《道光貴陽府志》記載,明弘治二年(1489年),徐鍯由附生考中舉人,不久被派到滇西巨津州做官。他帶上妻子童氏,兩個兒子徐淮、徐潞一路同行。到了滇陽驛(今昆明市盤龍區波羅村),妻子童氏病死在路上,他含淚將妻子的靈柩暫時停放在昆明城東十里的歸化寺內,然后繼續西行。

巨津州,在今天麗江市玉龍縣巨甸鎮,是元代設置的一個行政區劃,歷來由當地的少數民族豪強出任土官,徐鍯到任后無法開展工作。恰好此時他的表兄王理以兵備僉事巡按云南,在這位親戚的幫助下,他才得以借調到滇中地區任職,先后出任嵩明州、鎮南州、路南州、江川縣、祿豐縣、三泊縣等州縣的地方官。現在已經查不到徐鍯在這些州縣的任職經歷。

天一閣藏《正德夔州府志》記載的徐 從江川到夔州的任職時間。 (資料圖)
天一閣藏《正德夔州府志》記載的徐 從江川到夔州的任職時間。 (資料圖)

千里姻緣一波三折

徐鍯在滇中地區任職,俸祿卻要到麗江巨津州支取。有一次,徐鍯派長子徐淮去領俸祿,徐淮在路上遇到了一個叫苗佐的江川人,兩人一路閑談,這人談到家里有一個守寡六年的姑媽,和喪偶的徐鍯很相配。徐鍯聽長子提到苗家的女兒后,請媒人去提親,但苗家沒有同意。

苗佐的這位姑媽,就是后來的苗宜人。苗宜人的伯父是云南府廣狼衛百戶,父親苗有文是澄江府江川縣的諸生,可惜二十一歲的時候就病死了。有一年,苗宜人的母親褚太君為了一份田產打官司,得到了縣衙里一位官員的幫助,最終勝訴。巧合的是,這位官場上的熱心人正是徐鍯,當時正在江川縣任職,褚太君非常感激他。

在徐鍯提親前,曾有人勸苗宜人出嫁,但她發誓要守節終身。后來鄰里傳出很多流言蜚語,說苗家不讓女兒出嫁是貪圖死去女婿的家財,這讓褚太君非常生氣。

明正德六年(1511年)安南長官司(今屬蒙自)土官那代叛亂,云南巡撫張羽帶兵討平后,廢安南長官司。徐鍯參與了這場平定土司叛亂的戰事后獲得了升遷的機會。這就是徐渭在《嫡母苗宜人墓志銘》一文中提及的“府君征那大功當遷轉其地”,他說的“那大”應該就是指土官那代。查閱天一閣所藏的明代方志——《正德夔州府志》可知:“徐鍯,貴州龍里衛人。由舉人正德七年(1512年)升任(夔州府同知)。”

褚太君在得知徐鍯要到外地做官后,決定把女兒嫁給他,嫁得遠遠的,以堵住鄰居中那些愛說閑話人的嘴。所以,當徐鍯再次請媒人來提親時,褚太君就答應了這門婚事。

從明弘治二年到正德七年,在云南流寓二十余年后,徐鍯終于可以帶著江川的新娘去夔州府上任了。臨行,褚太君用牙齒深情地咬了一口女兒的手臂以示永別。此時,苗宜人已經守寡十二年。

生母被賣一生之痛

徐鍯何時從夔州府同知任上退下來,明清地方志沒有記載,可以肯定,這是他的最后一任官職。退休后,他帶著家人、仆人回到浙江山陰老家,廣置田產,過著富足的生活。

苗宜人是一個聰明麻利、威嚴持重,且知書達理的人,隨丈夫徐鍯來到山陰生活,并沒有因為風俗、語言、飲食的不同而不能適應,相反,她主動為丈夫分擔家務。在徐家,她的針線、烹調等活計都是一流的,田地一年種植什么她要管,家里一年養什么牲口她要過問,她的為人處事,不管是宗族鄰里、兒媳丫鬟、賓客仆人、教書先生,沒有不敬重、不佩服的。遺憾的是,她嫁到徐家之后,不會生育。后來,她主動將自己從江川帶入徐家的丫鬟嫁給丈夫做妾。不久,小妾為徐家生下一子,這個嬰兒正是徐鍯的季子徐渭。

徐渭生于明正德十六年(1521年)二月,剛滿百日時,父親徐鍯病故。這對于一個不滿一歲的嬰兒來說是非常不幸的,并且徐渭是妾所生,妾在封建家庭中的地位低下,所生子女也會受人欺負。好在他還有一個嫡母苗宜人。

嫡母,是古代妾所生的子女對父親正妻的稱呼。苗宜人只是徐渭的嫡母,玉溪的一些學者將嫡母說成生母,顯然是錯的。也許是不會生育的原因,苗宜人將畢生的母愛都給了徐渭,期望他日后出人頭地。為了排遣在異鄉的孤寂與苦悶,苗宜人將年幼的徐渭當作自己傾訴心聲的對象,常常將云南江川老家的景物風俗、歷史地理、親朋故舊一一說給徐渭聽。每次說到褚太君,都會忍不住放聲大哭,恨不得馬上見面。多年后,徐渭回想起這些情景仍然歷歷在目。

徐渭的生母本是苗宜人的貼身丫鬟,可是后來主仆變成嫡庶,兩人之間的關系變得非常微妙。在徐渭十歲那年,家里出了一個大變故。徐渭的大哥徐淮喜歡“蹴鞠燒丹”、修仙問道,足跡遍布全國的名山大川,花費了不少錢財。本就不善理財的徐淮還喜歡放貸,錢放出去收不回來他也不在乎,最終將父親遺留下來的家產幾乎敗光。為了節省家庭的開銷,苗宜人遣散了家里多余的仆人和丫鬟,并將徐渭的生母賣給異鄉人,也有說是強迫她改嫁他人。這是徐渭一生的痛,他在晚年為自己擬訂《畸譜》時寫到十歲這年的往事,對此事一直耿耿于懷。

徐渭十四歲那年,家里最疼愛他的嫡母走到了生命的盡頭。他在《畸譜》里回憶說:“苗宜人病漸劇時,渭私磕頭,不知血,請以身代……不食三日。”那天晚上,苗宜人用她的母親與她作別的方式,在徐渭的手臂上咬了一口,并囑咐徐渭將她的骨灰送到江川老家,說完就去世了,時年五十九歲。

徐渭在后來寫的《嫡母苗宜人墓志銘》一文中這樣贊頌苗宜人的恩情:“其保愛教訓渭,則窮百變,致百物,散數百金,竭終身之心力,累百紙不能盡,渭粉百身莫報也。”

良臣英雄認作同鄉

徐渭二十九歲的時候,兩位兄長先后離世。這一年,他將分別多年的生母接到自己家里奉養,還專門為她從杭州買來了一個姓胡的丫鬟,多年后,他還一直嫌棄這個丫鬟沒有好好服侍母親。

徐渭四十八歲時,和他生活了近二十年的生母去世。那時,他因為精神異常殺死了自己的妻子正在獄中服刑,不過他還是托人找關系,最終得以保釋出獄,為生母操辦喪事。

從徐渭的詩文中,我們不僅能讀出他對兩位江川籍母親的無限深情,同時也能讀出他對云南、對江川的故土情懷,他已經將滇中當作了他心靈的原鄉。他在《云南武錄序》這篇文章中深情地寫道:“生之鄉人在漢有李恢,策蜀漢破劉璋,又自請代鄧方,又治叛酋定南土,及于臨難不忘喪元。而段赤城以身飼大蟒,所持劍自蟒腹出,亦活一鄉人。此二豪者,亦庶幾殺身以成仁者之武也。”文中提及的李恢是三國時期的人物,正史《三國志》中有他的傳記,很多玉溪人都知道。徐渭不但知道他的事跡,還知道他是兩位母親的同鄉。而大理人段赤城的故事并不見于正史,較早的記載是明代大理人李元陽編纂的《萬歷云南通志》,也就是說,這個英雄殺蟒的傳說很有可能是苗宜人在他年幼時講給他聽的睡前故事。

徐渭生活的年代,大明王朝已經江河日下,像他這樣的奇才、全才、藝術大師,卻不能為國家所用,只能作為布衣、幕僚終老一生。他的家庭、婚姻、人生都是晦暗的、陰郁的,充滿了種種的意外和不幸,而他生命中僅存的溫暖和希望無疑是兩位江川籍母親帶給他的。(玉溪日報記者 蔡傳斌

編輯:蔣嬋雯
分享到:
相關鏈接
關注在玉溪微信
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