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您當前位置: 人文 >> 文學原創
纜車過香島時,我在想些什么
——越南行紀之四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04-22   進入社區    來源:玉溪網   點擊:0 ]

□  澄水

到富國島的第五天早晨,我在酒店門口搭乘前往安泰鎮纜車站的專車,然后乘世界上最長的跨海纜車去香島。

纜車從安泰站出發,到終點香島站止,索道全長7.9公里,單程耗時25分鐘,其間橫跨好幾座小島。去之前我是做了攻略的,知道這趟纜車之旅可以遇見富國島上最美的海景。然而,當我坐在半空中的纜車里,透過玻璃護墻360度環看最美的海景時,心里還是興奮到想要尖叫。

這是一種立體的風景,我就在風景中穿行。在天空之下,在大海之上,纜車的高度拔高了風景的純度,于是乎,眼目所見皆顯出加倍的純粹和天然。頭頂是湛藍天空中炫目的太陽和輕飄的云絮,腳下是綠色的海島,古樸的漁村,蔚藍的大海,以及港灣里五顏六色的漁船。一切像是上天隨意潑灑的水彩涂鴉,隨心所欲,隨物賦形,濃淡總相宜,遠近皆為景。我想,這種美景的震撼還在于我所處的視角,此刻的我身懸半空中,以一種超脫人間的輕盈姿態去看山海,于是山還原為山,海本來是海,我輕易地看到了風景之中最本真的那一面。

純粹的風景是能夠凈化人的心靈的。毫無防備地,我就覺得我的心放空了,天空進得來,大海入得內。一直以來,努力追尋現代認同所引起的壓力和焦灼,來自功利社會世俗生活的瑣事紛擾,以及敏感多思的小情小緒——這些生活的困擾統統被過濾掉了,我以超越大地的高度,以低于天空的姿態,以一種兩不相靠、無所依托的心境,一心一意陶醉于純粹的風景。于是,天空藍得透明,海水藍得深邃,海島活潑潑的綠色猶如生動的夢境。我在天空與海洋之間勻速穿行,臨虛蹈空,是個自然人了。

此刻,風景動人。山海在我腳下靜默不語,我宛若靈魂出竅,思緒循著遨游虛空的自然人走遠了。

當纜車穿越山海時,在天空與海洋之間,我想了些什么呢?

我先是想起最近讀過的斯·奧臺爾的長篇小說《藍色的海豚島》,想到美國演員湯姆·漢克斯,又想到笛福筆下的魯濱孫,都和一座荒島有關。于是就著腳下夢境般的海島,我做起夢來,暢想了一下我一個人的荒島余生。我獨自一人,漂浮到一個遠離塵囂的荒島,那里海水清澈,珊瑚成林,魚群如沙子一樣多。我天天結藤網抓魚,下海潛水撈珍珠。我用眼鏡片盛水,聚太陽光取火,嘗百草做羹湯,制彈弓射飛鳥——子彈就是剛從蚌殼里取出的珍珠,顆顆大如龍眼。我捶樹皮縫粗衣,撿珊瑚做藩籬,在一棵枝丫交錯的老榕樹上建起一座樹屋,還試圖馴養一只黑如暗夜的野貓,我給它起名叫柚子——柚子是我曾經收養過的一只橘貓的名字。很多年過去,野貓還是野貓沒變成柚子,我就是我,不需要叫宋艷珊,我的島在天空之下,海洋之中。月落星起,一天又一天。后來,一艘船闖入我的島,他們帶來陸地世界里關于我或不關于我的消息,這使我逐漸意識到我是宋艷珊。潮漲潮落,一天又一天。最終,我用手指一樣多的珍珠換了一張船票,用雨點一樣多的珍珠通過了海關,用星星一樣多的珍珠辦了一張身份證。歸去,歸去,歸哪里去?天空底下是人間,海的彼岸叫俗世,海洋盡頭我兩手空空,從此徹底消失在茫茫人海……

以上一段內容是我乘跨海纜車到香島時心血來潮的虛構,它像一則晦澀的寓言,引我打量自己。二十五分鐘的單趟車程不夠久,纜車以每秒8.5米的速度在幾個海島纜塔之間起起伏伏,眼看著終點站香島越來越近了。待纜車在香島站完全停住,我從開啟的玻璃門里走出,雙腳踏上堅實的土地,之前宛如天空之城般的奇幻之旅宣告終結。我靈魂歸位,重回人間,歷人間參差風景,看人生無常百態。

歷經這樣一番出離現實、如夢如幻的空中之旅后,我想,我們跨越山山水水一程又一程的旅行,歸根結底不是為了逃避當下,也不僅僅只是為了更精彩的人生體驗,還為了與自己和解。俗世紛繁,心為形役,我們漸漸成長和成熟,不得不為一張船票或者別的什么通行證耗著有限的人生,卻也該在心里秘藏一座隔世的小小荒島,那里山島竦峙,草木葳蕤,適合一生放牧心靈。

編輯:蔣嬋雯
分享到:
相關鏈接
關注在玉溪微信
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