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您當前位置: 人文 >> 玉溪文化
小街:明代軍屯之地 迤南古道重鎮
[ 玉溪網   發布時間:2019-04-19   進入社區    來源:玉溪網   點擊:0 ]

深巷中,舊時的民居訴說著當地的人文歷史。
深巷中,舊時的民居訴說著當地的人文歷史。

峨山小街街道,距離縣城5公里左右,位于猊江和練江匯合處以南。在古代,這里曾為臨水而居的傣族先民所據。元代,蒙古大軍到此后,因境內水草豐美,這里成了蒙古軍的牧馬之地。在這之后,明朝為了鞏固在云南的統治,留下了大量軍隊屯墾邊疆,當時的小街也實行了“軍屯”制。在隨后的發展中,小街逐漸成了遠近聞名的糧倉,并依靠地理優勢,成了舊時迤南茶馬古道上的重鎮,留下了漢、彝、蒙等民族共同書寫的多彩人文歷史。

記者慕名來到小街,試圖在數百年后的今天尋覓當地延續下來的軍屯文化,品味其中的人文韻味。

地名承接歷史

小街街道歷史悠久,民族風情濃郁,自然風光秀麗,人文資源豐富。曾受孫中山先生贊許、表彰的滇軍名將——范石生就出生在這里。步入小街的街巷中,原先兩旁的百年老宅大多已被現代文明所侵蝕。而在狹窄的深巷中,那留存不多的石板路則以特有的方式記錄著古時人們往來于此的繁忙景象和當地歷史。

云南地名為鋪、哨、關、站、營、旗、衛者,都和元末明初大規模漢族軍民入滇直接相關。而小街就名稱來說,看似與其關系不大,但實則不然。

明洪武十四年(1381年),沐英等將領率30萬大軍討平元朝在云南的殘余勢力后,朱元璋下詔命沐英留下鎮守云南。為了更好地鞏固政權,洪武十九年(1386年),沐英上疏朱元璋,請求讓軍隊屯田墾荒,朱元璋同意了沐英的建議。隨后,跟隨沐英的軍士便以“軍屯”的形式參與當地的生產建設。那時,明軍在奪取通海后便在當地設御屯田,屯田范圍西逾河西,而那時的小街則屬河西縣管轄。由此,小街自然也成了明軍軍屯之地。

關于小街當時的屯墾方式,記者翻閱相關文獻,找到這樣的記述:“駐軍士卒隨帶家屬,共同屯墾,不得返回,不得與當地民戶混居,實行七人所種之糧,除自己食用外供養三人之口糧。”由于駐扎在小街開展軍屯的士卒來自全國各地,在世代的繁衍生息中,他們將很多中原文化和先進的農耕技術帶入小街,促進了當地文化和農業等方面的發展。

而在地理位置上,小街與紅塔區、通海、石屏接壤,形成了得天獨厚的區位優勢,加之其境內土地肥沃,氣候宜人,水資源豐富,使其在之后的發展中,漸漸成為遠近聞名的“糧倉”和迤南茶馬古道上的重鎮,曾為原河西、峨山、玉溪等縣的土特產集散地,商業繁盛,并隔五日一個街期,以農歷甲、巳兩日趕街,新中國成立后改為新歷逢四、逢九兩日趕街。

在尋訪中,記者了解到小街之名并非僅此一個,在舊時行政區劃的演變中衍生出了很多地名。明朝時,小街屬河西軍屯之地。清為碌碑鄉。1929年屬河西縣西區,并在1940年改稱軍屯鎮。1949年成立軍屯鎮人民政府,屬峨山城郊區管轄。1949年12月云南和平解放后仍歸河西縣,稱河西縣第三軍屯鎮,由于地處河西縣西邊,又有西鄉小街之稱,1954年經省人民政府批準劃歸峨山縣轄,沿用小街之名。

記憶訴說過去

聊起小街的軍屯文化,了解當地人文歷史的74歲本地人李壽文認為,小街是峨山縣僅次于縣城的經濟文化發達地區,因其與紅塔區、通海等地相連,使得小街自古以來便具備了深厚的文化底蘊。也正因如此,在清光緒年間當地就成立了滇劇鄉紳班,且有一定名氣,被稱為“戲窩子”。

據了解,峨山的滇劇演唱始于清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由小街的管紹、俞銜等帶頭組建滇劇鄉紳班,開創了縣內滇劇演出活動歷史。1916年,與小街相隔5公里左右的雙江鎮也相繼組建滇劇“激新社”“扶風社”,小街由義村還成立“振興社”。另外,甸中等多地也相繼組建業余滇劇戲班。這是峨山滇劇活動較為興盛的時期。

關于小街的滇劇,李壽文說:“小街滇劇的發展和一位楊姓人士分不開,他曾在原玉溪縣組織過鄉紳班。以前,這位楊姓人士曾在通海、河西等地傳播滇劇藝術,而小街有幾位鄉紳與之結識并加入其中。漸漸地,小街也組建了自己的滇劇鄉紳班。當時,我們這里的鄉紳班組建之后,全靠私人拼湊谷子,用作經費購置戲服,并在年節期間開展戲曲表演活動。后來因土匪到小街搶奪財物,戲服被燒毀,戲班活動癱瘓。其后,在當地熱心人士的幫助下,滇劇活動才得以恢復。以前,很多省城里的名角來到小街,看到這里的滇劇演出很有水平,便把小街叫作‘戲窩子’。”

如果將小街滇劇視為當地數百年軍屯文化發展中的一部分,那么此地的馬幫文化則是另一方面的重要組成。

歷史上,小街是迤南茶馬古道上的重鎮,而峨山自元初建縣,歷經明、清,已形成了東至河西縣道、東南至石屏州道、西南至揚武、元江,即迤南道所屬的多條縣境的驛道網絡。雖說古時的小街不屬峨山縣轄,但通過這些驛道,舊時的馬幫可將當地特產運輸至各地。如從小街經大魚洞、普乃沖、黃草壩等地抵河西縣。而走迤南的話,可由峨山縣城沿五梭坡、大彎子、大麥地、坡腳等地,經元江、墨江、普洱、思茅等地到達邊境,抵達緬甸、泰國。以至于舊時在小街的街道中分布著很多馬店,不過這些馬店現今已經消失。

李壽文說:“峨山產鐵,而通海人比較精明,善于經商。舊時,通海人會到峨山購入生鐵進行加工后,做成馬幫所需的馬蹄鐵等五金產品返銷峨山,并將通海土布等土特產品通過馬幫運到峨山等地販賣。同時,將峨山或者小街等地的物產運往老玉溪售賣,在這期間小街逐漸成了商旅云集的繁華之地。”

據記者了解,舊時小街的馬幫通常會馱運煙草、布匹、茶葉和鹽巴。而許多軍屯士卒的后裔會利用交通和區位優勢,經商養家,并在當地置辦宅院。行走于小街,雖說會見到部分有點年頭的老宅,但卻也無法說清他們是否為軍屯士卒后裔經商所建。

習俗得到延續

由于在小街屯墾的士卒來自中原,在文化的傳承上延續了中原漢文化,并在漫長的歲月中,與當地彝族等多民族文化融合,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文化。雖然,在數百年的日月交替中,迎神廟會等一些當地風俗因種種原因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但有一種至今仍流傳于世。

說起這種習俗其實很多地方都有,它源自定期聚集進行的商品交易,被人們稱之為“趕街”。

“以前,小街的街期天是5天一次,后來改為每月逢4逢9趕街。小街的趕街習俗從古時就有,估摸著至少也有一兩百年歷史了。記得以前每到趕街天,老玉溪、通海的生意人都會到這里趕街,并沿街售賣玉溪的涼米線和通海的五金產品等當地物產,人們步行其間熙熙攘攘,很是熱鬧。現在嘛,我們這里在建起了市場之后,都統一到市場里趕街了。”李壽文說道。

雖然,在時代的進步中,小街當地趕街的形式發生了變化,但這個習俗卻延續了下來。如今,每逢街天都會有很多當地人聚集在當地市場中,在熙攘的人群里挑選著自己心儀的商品。

行走于小街街道的深巷之中。舊時,小街的東、西、南、北4道城門,早已消失在歷史的塵埃中。城中老街、老宅和一些當地習俗等也大多被現代文明所侵蝕,成為人們記憶的一部分。而作為軍屯小鎮,似乎已在時光的磨礪中失去了昔日的光彩,但這并不妨礙人們走進它,了解這個被時間的光輪所打磨的明代軍屯之地。(玉溪日報記者  顧世丹  文/圖)

編輯:蔣嬋雯
分享到:
相關鏈接
關注在玉溪微信
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